您當前的位置:  青客時尚租房  >  青客快訊  >  美食攻略
分享到:

29.9元9斤還包郵的香水小菠蘿超甜多汁!不用鹽水泡,直接啃著吃!

 來源:杭州美食 作者:杭州美食    日期:2020-03-31 09:00:00

產地新鮮現摘應季鮮果,自然成熟,味道純凈香甜!快來嘗嘗這一口正宗的云南香水小菠蘿!

--摘要

春天干燥,非常適合吃些酸酸甜甜的水果!這時候,云南山溝溝里的 香水小菠蘿成熟啦,正好解了這一口饞!

這香水小菠蘿可不是說說的,小黑剛打開箱子,就聞到了甜甜的果香味,淡雅迷人!雖然它的個頭不大,但是它的肉質細膩嫩滑,也不會吃起來酸酸澀澀的還塞牙!

9斤裝的小菠蘿只要29.9元還包郵,一下讓你吃個夠!用刀刮掉外面的刺,直接削皮就可以吃了。如果嫌麻煩,像切西瓜一樣帶皮啃也行!

咬上一口爽口又甜蜜,口感驚艷,直直甜到了心尖!

這其貌不揚的小菠蘿,來自云南邊境線,每年3月這里一眼望不到頭,山野間菠蘿延綿起伏,目光所及之處,都是山野叢草中的菠蘿植株。聽當地果農說:“整個春天,漫山遍野都彌漫著菠蘿的甜香。”

果農置身在陡峭的山坡上,采摘著勞作著。騾馬馱著兩筐菠蘿走在小路上,一座山 一頭驢。

如果你吃過這里的小菠蘿,會被它的甜香所驚艷!而且它的菠蘿眼很淺,削開一層外皮就全是果肉,可食用率非常高!

它個頭雖小,但果肉間藏著的汁水可多著呢!大咬一口,瞬間汁水四濺,酸甜滋味迅速占領了味蕾,十分清爽,十分解膩!

和其他菠蘿不同,這里的小菠蘿不用泡鹽水,削皮即食。吃起來不麻嘴,不塞牙,甜得很!

自然成熟采摘的香水小菠蘿,甜度超高,中間更甜,接近皮的果肉才帶點微酸。果肉纖維很少,連菠蘿中間的桿都是脆脆的,不塞牙

每顆菠蘿重一斤多,手掌大小,削好可直接徒手吃。還沒切開果香味就很濃郁,切開后你會感覺到粘手,實際上是糖分太足,甜但不膩

不用鹽水泡、不塞牙、不麻嘴,對半切開,像吃西瓜一樣直接啃,十足過癮,吃過的朋友都覺得欲罷不能!

看看這滿滿的好評,吃過的朋友都說贊!

它除了夠香,夠甜外,價格也夠實惠!29.9元/9斤包郵到家,收到削皮即食。

為了尋找答案,小黑兩年時間,4次往返這里。最能夠說服我們的緣由還是在于香水菠蘿完全接近野生種植的方式。

富硒土壤生長,營養豐富。

河口縣位于紅河和白河交匯處,土壤肥沃,兩岸都是熱帶雨林溝谷,森林資源相對豐富,孕育出來的菠蘿品質自然也獨樹一幟。

不打農藥,不除草,堅持半野生種植。

果農的種植標準是:不打農藥,放任自然生長成熟。每次我們去摘果,總感覺山間雜草都要比菠蘿樹高半截,雖然外表外皮看上去還帶青色,其實果肉已經熟透。

農民淳樸,美食純凈自然

河口縣是以瑤族為主體的自治縣,民風淳樸。種植菠蘿是農戶們主要的收入來源,他們完全靠天吃飯。

每一次采果回來,手都會被刺傷無數,并且還帶著強烈的疼痛感。但他們仍世世代代種植菠蘿,他們天性樂觀,享受集體協作,享受一年勞作豐收的喜悅。

這里家家戶戶都種菠蘿,果農們有一個共識,要是誰家開始收菠蘿了,大家都會過來幫忙。一股作氣摘完后,再接著去下一家。他們互相協作,保留著最原始集體勞作方式,對待土地他們勤勤懇懇,對待族人他們團結一心。

農忙后閑坐小憩,菠蘿是解渴消乏利器,也是犒賞自己辛勞一整天的方式。從農民淳樸的歡笑與自豪中看得出來,他們用勤懇換來的果實,吃得安穩,也吃得滿足。

香水小菠蘿本身皮薄刺少,如果覺得削皮麻煩,可以用菜刀刮掉外邊毛刺,對半切成四股,像西瓜一樣直接啃著吃就好。

如果一點酸也吃不了,那就切塊泡一會鹽水吃。自然成熟的小菠蘿甜美可口,少量吃不需要泡鹽水,因為是自然熟本身就很甜,幾乎不澀口!

產地新鮮現摘應季鮮果,自然成熟,味道純凈香甜,超值嘗鮮價29.9元/9斤包郵!

為了避免路途損耗,我們會在菠蘿田里選擇半青半黃的菠蘿發貨。收到時可能外皮還帶青,但其實果肉已經足夠甜。如果喜歡吃軟一點的水果,可以常溫放兩天,甜度更高,汁水豐富。


(免責聲明:本文轉載自杭州美食,轉載目的在于信息傳遞,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本文部分內容圖片來自網絡,目的在于信息傳遞。如有新聞稿件和圖片作品的內容、版權以及其它問題的,請及時聯系,侵權即刪)


想要了解租房相關信息請點擊上海租房】【杭州租房】【蘇州租房】【南京租房】【武漢租房】【天津租房】【北京租房】【租房】【租房網】【公寓】、【單身公寓】、【白領公寓】


稍后再說 現在咨詢
网上棋牌游戏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